类似香蕉视频的app还有什么

;r /

早晨五点三十分,李战站在维修车间门口处右肋夹着飞行头盔左手拿着白色劳保手套,望着黑漆马虎的天微微叹气。;r /

;r /

所有飞行前准备工作已经完成。;r /

;r /

可是这会儿外面下着瓢泼大雨,让他有身处南方雨季的感觉。;r /

;r /

这个天气有些反常了,往年川中春节前后并无如此大雨。雨水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雨水带来的能见度剧降以及伴随强风。云图显示高原积雨云团还没有出高原,理应是风平浪静的,可是却狂风骤雨。;r /

;r /

李战不死心,就在维修车间里等着。;r /

;r /

一直等到七点三十分,他看到风停了大雨变成微微细雨了,最关键的是天色很亮能见度符合要求。;r /

性感美女的青春气质

;r /

他立马对陪着他守着的郁念东说,“是窗口吗?我请求立即起飞。”;r /

;r /

郁念东没多说,马上和气象台联系,尔后说道,“是,顶多半个小时。确定要飞吗?”;r /

;r /

“确定。”李战毫不犹豫地说道。;r /

;r /

郁念东立马向塔台申请,塔台也一直在等着,也认为是个可以利用的窗口,随即果断地批准了李战的起飞请求。;r /

;r /

李战干脆利落地和郁念东握手道别,迅速顺着登机梯进入037号歼-7的座舱,地面电源车把发动机开车起来,李战快速检查各个系统的状态,确认正常。地面引导员发出可以滑出的信号,李战推动油门杆释放刹车,驱动战机缓缓驶出了维修车间。;r /

;r /

整个飞行区空寥寥的,准备交付部队的几架涂装都还没上的歼-10多用途中型战斗机早早的昨天晚上就拉回机库里了。孤独的低可视灰色涂装垂尾还留着魔头标识的037号歼-7轻型战斗机沿着滑行道快速滑行着,左红右绿航灯和起落架灯是清晰可见的。;r /

;r /

“塔台,我对准跑道后直接起飞了,完毕。”李战呼叫塔台。;r /

;r /

塔台回复,“洞三拐,可以直接起飞,注意,刚接到民航请求,有客机备降一流机场,你起飞向三十度方向爬升到三千让出空域,是否明白?”;r /

;r /

“洞三拐明白,起飞向三十度爬升到三千,完毕。”;r /

;r /

李战回答,油门杆推到底,发动机转速达到标准后,他松开刹车,战机被用力推着向前狂奔,加速性能比之前有了很明显的提高。;r /

;r /

挂载着三个副油箱的037号歼-7呼啸着起飞离地收起落架右转至航向三十度后持续大角度爬升。比试飞员都要娴熟利落的流畅感让塔台的值班人员为之惊叹。;r /

;r /

人的名树的影,都听说过西部北库场站出了个拉杆很厉害的飞行员,两年下来飞行小时达到了一千二百小时。大家对这个概念是有清晰的认识的,但是该飞行员的具体水准如何,现在亲眼目的了才有直观的认识。;r /

;r /

真的很厉害啊!;r /

;r /

都是行家,天天跟塔台这边和试飞员互动,什么动作反应什么水平都很清楚,一眼看过去就能看个七七八八。;r /

;r /

塔台没忘了呼叫李战,“洞三拐,调整频率xxxxxx,联系兰指,你听他指挥,完毕。”;r /

;r /

“洞三拐收到,调整频率xxxxxx,听兰指指挥,完毕。”;r /

;r /

李战迅速调整好频率,呼叫兰指,“洞三拐呼叫兰指,频率xxxxxx,完毕。”;r /

;r /

“我是兰指,洞三拐等候雷达识别,完毕。”兰指回复很快,地区地面指挥所二十四小时有完备人员值班。;r /

;r /

李战在三千米高度向东北方向平飞,等候兰指的雷达识别。;r /

;r /

“洞三拐,雷达识别了,敌我识别了,保持航向上高度一万五,注意啊,你前面有大规模积雨云,完毕。”兰指的声音很有精神,一点儿也不像是熬过夜的。;r /

;r /

李战说,“明白,保持航向上高度一万五,前方有积雨云,完毕。”;r /

;r /

他都纳闷极了,大规模积雨云不是在西边吗,怎么跑东北方向去了。难道是另一团积雨云?并不奇怪,这个季节是冷空气不断南下的时节,一波一波的从西伯利亚地区往南走,冷热对流之下产生的积雨云太多了。值得兰指特别指出要注意的肯定是大规模云团,如果是小云团飞行员目视发现后简单的一个规避就能绕过去。;r /

;r /

此行有太多的不可能性,所以李战不敢乱开加力,不然提前把油烧光了他只能备降了。如果是飞行员转场途中进行不规范的操作导致备降,飞行员是要接受处罚的,没准是处分。;r /

;r /

每一次险情下来,调查组首先要排除的是飞行员的操纵动作是否合规。101旅曾发生过一次,韩红军在三转弯的边飞的时候摁错了摁钮把减速伞放了出来,这就是很严重的个人事故。如果不是李战力保加上人机都安降落了,韩红军绝对是要挨处分的。更多的是机械故障,一般情况下机务都要背锅,情况再好也要挨一个“工作不严谨”的批评。;r /

;r /

持续爬升,在不开加力的情况下,李战选择了适当角度的爬升,最省油的情况下爬升率最高。;r /

;r /

李战不时的看海高表,高度从三千倔强地向更大数字爬升,四千,五千,六千,摇摆,摇摆,旋转,跳跃……;r /

;r /

“兰指!我失速进入尾旋了,高度六千!”;r /

;r /

那么一刻,李战有种坐在观光缆车上好端端欣赏美景的时候突然被拽出去扔进了强气流里整个人在漩涡里旋转的感觉。;r /

;r /

强气流来得异常突然,李战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是从西边过来的,一口气把战机给掀翻了,翼尖瞬间失速,战机失控进入尾旋。那种场景就像是小孩子把折叠不好的纸飞机扔出去勉强飞行了几米然后转着圈圈直直的往下掉。;r /

;r /

李战连抛掉副油箱这个动作都做不了了。;r /

;r /

瞬时过载达到了10个,倒霉的是今天李战的状态并不太好,在个报告完毕的瞬间整个人黑视后迅速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只有一丝意识残存在脑海里。;r /

;r /

“洞三拐?洞三拐!能不能改出?能不能改出!洞三拐?”;r /

;r /

兰指不断地呼叫着李战,声音越来越大,李战总算是慢慢恢复部意识了,再一看海高,只有四千了。下方是海拔三千米的山脉。;r /

;r /

“来啊来啊老伙计,改出改出,跟着我改出,来啊来啊!”李战心里默念着,不断地重复着改出动作。;r /

;r /

037号歼-7没有任何反应,继续的旋转跳跃奔向那大山。;r /

;r /

“副油箱抛出!”李战果断决定减轻重量。;r /

;r /

没有反应。;r /

;r /

再尝试,依然没有反应。;r /

;r /

李战放弃做抛出副油箱的动作了,继续重复着改出动作。饶是他是鹰隼大佬此时此刻也没有第二个办法。处置方案是前辈用鲜血换来的,每一个动作都是最正确的。;r /

;r /

在连续尝试多次无效后,李战做好了跳伞的准备。;r /

;r /

;r /

;r /

;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