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app下载地址 贴吧

“紫木,怎么能提出离婚!”

小妈冲上来,用力拉扯夏紫木,“一定是压力太大,脑子坏掉了!怎么能和沐风离婚呢!”

夏紫木依旧望着乔沐风,他正用不敢置信,难以理解的纠结目光望着她。

“紫木,不要再任性了,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应该成熟一些。”乔沐风道。

“我没有任性,是真的深思熟虑过了。”夏紫木道。

“紫木!别犯傻!为沐风付出那么多,做了那么多的努力,怎么能轻易说离婚就离婚!”小妈又赶紧对乔沐风说。

“紫木一定是太自责慕慕生病,才会乱说的!不要当真。”

“小妈,别说了!”夏紫木制止小妈。

“紫木……”乔沐风呼唤她一声,她却对他苍白地笑了笑。

“沐风,慕慕生病,我是真的很担心,也是真的很自责,我真的希望,生病的人是我,而不是慕慕。”

“我知道,我知道很疼慕慕。”乔沐风又想说什么,被夏紫木打断。

“沐风,这一次我选择放手,希望能尊重我的决定!不过……我希望等到慕慕好起来,再离开。”

雪天冰冻湖面上清纯少女森系装扮美丽冻人写真图片

“紫木……”

“好了沐风,没有觉得忽然很轻松吗?”夏紫木对他绚烂一笑,依稀仿佛恢复了之前阳光满满的夏紫木,那个只会挥舞拳头的女汉子。

她是为了乔沐风,才会蓄起长发,才开始收敛如男人般耿直的个性,渐渐变得拥有女人味……

乔妈妈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离婚?好啊!财产怎么分?”

夏爸爸这一次率先发生,呵斥乔妈妈,“我们紫木和沐风结婚的时候,本身就带了很多嫁妆过去!前些天,我又将公司的一半掌控权给了沐风,说财产怎么分!”

乔沐风回头瞪向乔妈妈,“妈!就不能少说两句!”

“沐风,他们夏家明摆着,要将嫁过来的东西重新夺回去!那么夏紫木这几年在我们家吃的喝的用的,难道都不算了?之前她车祸住院,出院后的复健,我们可没少花钱!”

乔妈妈的话,再也不会刺激到夏紫木,她已经决定从这个家里出局,也不会再伤心乔妈妈从来当她只是外人。

她对乔妈妈一笑,“妈,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称呼!有一句话说,好女不争分家饭!”

“那些东西,既然是我之前带到乔家的,若想霸占,那么便归们乔家吧!”

夏紫木看向夏爸爸,“爸,我会努力工作,将失去的重新努力赚回来!”

夏爸爸洪亮地喝了一声,“好!紫木,爸爸挺!李明珠,就用从我们夏家掠夺的那些东西,留着给养老送终吧!”

“夏建国,这话说的有点难听了!”

“我老公的名字,也是随便叫的!”小妈一手叉腰,冲上去。

“李明珠,要不要脸,离婚还要分家产!我老公给们乔家的公司掌控权,们还没捂热乎,就想霸为己有?即便交给沐风打理,那也是和紫木的夫妻共有财产,凭什么不肯吐出来!”

“当初说给沐风,可没说给紫木!”乔妈妈又开始不讲道理。

“我们夏家的东西,凭什么霸占!”小妈也不甘示弱。

夏爸爸恼喝一声,“小琼!”

小妈回头看了一眼夏爸爸,当即不敢说话了。

夏爸爸看了一眼瘫在座位上的乔爸爸,示意让乔爸爸瞧一瞧,这才是男人的威风,身为男人竟然管不住自己的女人!

乔爸爸自惭形秽,重重叹息一声。

乔妈妈还想辩个子丑寅卯,夏爸爸喝了一嗓门,“小琼,我们走!”

小妈狠狠对乔妈妈“哼”了一声,转身去追夏爸爸。

“老公,等等我!”

小妈又唾弃一口,“真不要脸,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小妈又对夏紫木挥挥手,“早点回家!小妈给煮柚子水去晦气!离婚就对了,脱离苦海了!”

乔妈妈又要冲上去开骂,被乔沐风拦了下来。

“够了,够了……够了!够了!!”

“沐风,妈妈也是为了好。”

“求,算我求,不要再用‘为我好’做一些丢尽脸面的事了!”

“沐风啊……妈妈真的是为了好啊!他们夏家不讲道理,说给的东西,凭什么离婚再分走……”

乔妈妈的声音哽咽起来。

乔沐风心烦意乱,很想吼两嗓子,但这是他妈妈,他不能对她吼,只能忍。

“我出去透透气!”

乔沐风走了两步,看向夏紫木。

夏紫木却没有看他。

最后,乔沐风大步离去。

乔妈妈狠狠剜了一眼夏紫木,小声嘟囔,“我们沐风的东西,谁都别想打主意!”

夏紫木没有理会她。

乔爸爸吃力地抬抬手,想要说什么,却没能说出来。

夏紫木赶紧走过去,“爸……想要说什么?”

乔爸爸深深吐息,“喝口水。”

夏紫木赶紧拿来一瓶水,拧开盖子,递给他。

乔爸爸喝了两口,总算舒服不少,指了指乔妈妈,“就丢人吧!丢人吧……”

“哼!别以为赚了家产,我就要对唯唯诺诺!还是我的沐风有能耐,不然的公司一直都是不上不下,是沐风帮将公司推向更高的高度!所以,这些都是沐风赚来的,也别想打家产的主意!”

夏紫木将乔爸爸搀扶起来,舒服地放在座位上,“我送去看看医生吧。”

乔爸爸摇摇头,“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老毛病不用看医生。”

“别在这里装孝心!”乔妈妈将夏紫木推开,声音缓和了两分,问乔爸爸,“个老东西,不舒服就去看医生,逞什么强!”

“让我少生点气,我就烧高香了!”

“让我做什么,我都听的,但别触及到家产,我寸步不让!”乔妈妈话里有话,敲击乔爸爸别再提认乔轻雪的事。

慕慕吊完水,便睡了。

康乔从病房出来。

乔妈妈赶紧进入病房守着慕慕。

康乔走到夏紫木面前,“如果实在照顾不好慕慕,我来照顾他。”

康乔也怨夏紫木疏忽,竟然害慕慕生病。

“嗯好,来照顾。”夏紫木向着病房里看了一眼,见慕慕乖乖躺在小床上,这才收回视线。

“我就要走了,所以我不会再照顾他。”

“去哪里?”康乔吃惊问。

“回我自己的家。”

康乔还是不解。

夏紫木便直白道,“我和沐风提出离婚了!这几天便会拟好离婚协议书。”

“什么?”康乔惊愕不已。

“是不是很高兴?”夏紫木嗤笑。

“……提出离婚?为……为什么?”

夏紫木长长吐口气,望着康乔的目光,不再那么敌意,平缓很多,“康乔,我不是输给,给让步!”

夏紫木又看向病房里的慕慕,“我是为了孩子,为了沐风。”

康乔不解。

“我确实照顾不好慕慕!即便让我再照顾他很久,我还是照顾不好,我本身就不是会照顾人的人。若说到照顾人,若熙最会做,她最细致细心。我一贯粗心大意惯了,娇嫩嫩的小孩子比管理一家公司还要难。”

“所以,我喜欢服装设计,却设计不出来好作品,我做不到用很多耐心去钻研一幅作品的好坏,我更适合运作公司。”

康乔虽然一直盼着夏紫木放手,和乔沐风离婚,可这一天真的到来了,反而没有预想的那么开心。

她望着夏紫木,眼底的目光,也渐渐少了之前浓重的恨意。

“慕慕生病,都怪我粗心,不够细致!看到抱着慕慕,他乖乖靠在怀里,安静舒适的小脸,也只有才能给他这样的安感。”

“能够有权利进入急诊室的人,只有,也让我明白,我终究不是慕慕的亲生母亲,用再多的努力去爱他,也终究不是。”

夏紫木仰头一笑,“不过,我真的不是输给!”

“还有,乔妈妈这个人,刁钻刻薄不好对付!也就我心大,不与她一般见识,真不知道这个小性子的人,能不能忍得了她,不过为了慕慕和沐风,咬咬牙也就过去了。”

康乔一直默不作声,怔怔地望着夏紫木。

“不过,即便忍不了,也不要和她对立,那是沐风的妈妈,沐风很爱她,他不允许外人与他妈妈对立!就连我反驳她,也是掌握分寸。”

“好,最后祝福,可以得到想要的。”

夏紫木说完最后一句话,转身而去,背影潇洒又轻快。

她没想到,最不想放手的,等到真正放手的时候,会这么轻松。

她走出医院,外面深夜正浓,路灯光线昏沉,她在四周寻视一圈,凭借对乔沐风的了解,很快便在绿化带里的长椅上,找到了不住吸烟的乔沐风。

他坐在那里,弓着身体,不住吸烟。

寂寥的身影上,染了一身孤冷夜色,浓重的烟雾缠绕着他,久久不散,犹如他挥不散的心底愁云。

她没有走过去,只是站在原地,静静地望着他,亦如多年前,总是在他看不见的角落里,安静地打量他……

她声音低喃,“沐风,我似乎更适合这样静静地凝望,而不是靠近……”

沐风,虽然我离开了,但我不会走远。

我还是会躲在看不见的角落里,静静地守护……

夏紫木深深吸口气,仰望遥远的夜空,璀璨的星子布满广袤的天幕,她张开双臂。

重新开始吧,夏紫木,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