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资源导航app免费下载

“大晚上的,跑来府前跪着,倒是心诚,只是不知来我方府,有何贵干?”

望着门外那个分明一身妖气,却硬是被欺负的狼狈可怜的女子,方寸不由得笑了起来。

而这声音,听在了那女子耳中,却犹如天簌之音,急急的一抬头,便看到了那位站在门槛里面,挑着灯笼的白袍公子,她心里一惊,想要挣扎着起身,但这一动力气,却又顿时身不由己,一个头磕了下去,咚的一声,磕的结结实实,让人听着都忍不住心疼了起来。

心里着实已经恐慌到了极点,也彻底的明白了如今自己的处境,忙哀求道:“公子饶命,小妖狐莹,乃是青狐山的精怪,今日冒昧来访,实有要事要求,还请公子饶了小妖一命……”

“青狐山?”

方寸不出意外的笑了笑,将大门打开了一线,道:“进来说话吧!”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这女子身上猛然一松,抬起了头来。

她神色惊惶的向左右看去,便看到方宅左右,除了那两只看起来没个正形的狮子,居然什么也没有,既无符篆,又无法器,心间的惊惶却是更多。

不敢造次,垂首敛衽,小步跟着白袍公子,慢慢走进了方宅之中。

方寸带她来到了一个小小的花园,石案之上坐了,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轻轻笑了一声,道:“我前日才刚刚从蛮山里回来,还斩了几只袭杀百姓,公然作恶的妖魔,听说就是青狐山一脉的,所以你今天过来,是找我报仇来的?”

这女人唬了一跳,也不敢坐,便站着回答道:“公子莫误会,小妖岂敢言仇?”

微顿了一顿,才小声道:“前日您带回府里的小狐女,乃是小妖的……侄女……”

红花女孩杏脸桃腮优雅写真

“哦?”

方寸笑了笑,轻轻唤道:“出来吧!”

花从后面,长出了一颗小小的脑袋,怯怯的看着这边,正是小狐女。

她这时候,已经换了一身绛色衣裙,乃是拿府里年龄最小的丫鬟的旧衣裙改出来的,头上则插了几根?子,那是方夫人看着她可人,帮着她戴上的,看起来像个人类小丫头,这几日她本是留在了客房里休息,却不知什么时候跑了过来,居然躲在了花从后面偷偷听着。

“小灵,你没事,太好了……”

那女子看到了小狐女,已是有些欣喜,急忙唤她:“快来,来拜见小师叔祖……”

方寸听得有些愕然:“小师叔祖?”

那女子急忙拜倒,小声解释道:“您尚不知,十几年前,方尺仙师曾经入山,教导我们这些山妖精怪,学人礼,懂耻羞,如此算起来,他老人家是我们的先生,您自然就是我们的小师叔,小灵依着辈份,自然也该是唤您一声小师叔祖的……傻孩子,还不快磕头?”

小狐女懵懵怔怔的,向着方寸磕了个头,身后尾巴还抖了抖。

方寸听得这女子的话,倒是觉得新鲜,笑道:“这层关系我可没有想到!”

那女子忙道:“方尺仙师对我山间狐妖有教化之恩,只是他老人家……他活着时,我们不敢打着他的名号招摇,更是曾经得过他的严令,不可入柳湖城与方家接触,而他……他殒落之后,青狐一脉,本是山间蛮妖,更是不敢来祭拜他老人家了,只是在族中设了香案,于山间凭吊,吾兄活着时,本也想过要不要来拜会方二公子一次,但是他……他很快就……”

“此节倒是无妨,我只是好奇,兄长他居然还教过妖怪人礼?”

方寸不置可否的摆了摆手,笑道:“世人不都说他嫉恶如仇,见妖必除的么?”

“方尺仙师,绝非此等样人……”

那女子倒是神色有些恭敬,轻轻向天一拜,道:“当年仙师年岁不大,教导我们时,便曾经说过,天生万物,各行其道,以族种论善恶绝不可取,他斩妖怪,也诛恶人,他斩得是世间罪孽,而非所谓的妖魔,吾等生而为妖,没有过错,只消不行邪事,便可无愧天地……”

“斩罪孽……”

方寸心思微微沉凝,略略沉重了些。

这一番话,通过狐女的口传入自己耳中,倒隐隐与自己之前的猜测符合了。

那天道功德谱上的功德,果真是以罪孽之数,来衡量的?

只是如此想着,心间也不由得轻叹,这位大哥,倒是真会给自己惹麻烦。

自己才刚刚得了除妖患的任务,这就给塞了门子亲戚过来?

而那妖狐女子见方寸凝思,便也不敢立时回答,只是老老实实的等着。,

过了一会,她才小心翼翼的问道:“方……小师叔,小妖此来,其实还有一事相询,此前……此前有我青狐一脉的同族,受人蛊惑,侵犯了百姓村落,那如今……如今这件事……”

“那些人?”

方寸笑了笑,道:“已经尽数被斩了,无一活口,你青狐一脉是想报复?”

“小妖不敢……”

那狐女吓了一跳,急急道:“此事……此事,只因忽有凶徒邪修闯入我们族地,夺灵药,伤性命,我兄长被他们杀死,族人激愤,当时我本想阻止,但是狸先生却说,这等大仇,应该以牙还牙,当家的死了,谁能替他报了仇,谁便是新的当家,我敌他不过,被他赶了出来,然后她便挟持了小灵,又带了一些族中青壮去冒犯村中百姓,最终尽皆书院学子斩杀,也算……也算罪有应得……”

听得她言辞恳切,且与此前从小狐女口中透露出来的一致,方寸便轻轻点了点头,道:“你们要报仇,倒是无可厚非,但想报仇,却不去找那些侵犯你们的凶徒,而是挑百姓下手,却实在是不可理喻,那狸先生也好,受人蛊惑的族人也好,这一遭儿,算是死的不冤……”

狐妖连连点头,称是。

方寸道:“既然你不想报仇,那又过来求什么?”

狐女急忙道:“我等族内,如今只剩老弱,虽不打算报仇,可是……可是如今这城里缉妖司公差,却屡屡入山巡查,惹得人心惶惶,难以安宁,所以此来,也想求公子……”

“这件事?”

方寸笑了笑,道:“无妨,他们查的是另外一桩事!”

狐女微微松了口气,低声向方寸道:“可是那……炼人丹的事情?”

方寸轻轻看了她一眼,道:“你们消息倒是快!”

那女子微有些紧张,小声道:“我青狐族离得那妖谷本就不远,之前我族兄闯那山谷之时,受了重伤,回来时便已猜到了一些,他不敢露面,但也已修书一封,投进了城内……”

“你们还寄了书信?”

方寸忽然歪头看了她一眼,神色似乎有些复杂。

那狐女忙道:“近些年来,我青狐一脉与柳湖城炼气士甚为交恶,又被山间熊岭与赤砂岭的妖怪排挤,勉力支撑而已,但族中向来记得方尺仙师的教化,知道人丹之事乃是大罪,因而一旦察觉,便立时寄了书信投入城守府与书院,只不过……他也没敢留下名字……”

方寸眉毛忽然皱了起来,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那狐女见他沉默,莫名有些紧张了起来。

方寸心里,也像是经过了一番犹豫,才忽然向狐女道:“你们青狐一脉即将大难临头!”

狐女顿时大吃了一惊,道:“那些袭掠村庄的族人……”

“与他们无关!”

方寸微微摇头,认真的看着她,道:“炼人丹乃炼气士第一大罪,你可知这妖人是谁?”

狐女整只狐都呆了,半晌才缓缓摇头。

方寸看着她的眼睛道:“正是你们青狐一脉!”

“不……”

女子闻言,顿时大吃了一惊,急道:“小师叔明鉴,自得方尺先生教导,我青狐山一脉向来与人为善,宁可多做善事,得百姓一些祈祷之念,也不敢直接窃人生气,更别说是炼人丹了,哪怕是我们狐族有些妖怪犯了此错,也皆遭到我们的驱逐,以免被他们牵连……”

“这等邪事,哪里是我们敢招惹的呀……”

见得这妇人满面焦急恐慌,似非作伪。

但是方寸静静的听着,良久之后,却只是平静开口,道:“是你们炼的!”

妇人神色大惊。

微微一顿之后,方寸轻笑着道:“无论如何,最终查出来的结果,定是你们妖族所为!”

已经掏心掏肺,解释通透,竟还是如此蛮不讲理?

这妇人不是傻子,心间惊愕之后,便忽然反应了过来,神色凄然的看着方寸。

“您说的没错……”

她过了一会,才轻叹道:“这么多年,哪一件恶事错事,最后不是落在了妖族头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