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枣视频软件

   谁能保证自己在权势面前能不动心。

   谁能保证数千人跪在那里认主,却依旧能调头便走。

   这世上,没谁敢夸口自己能做到。

   反正亲眼见证了这一幕的所有人,都自觉做不到。权势迷*人眼,有时候不是真的心存贪念,只是事情到了那一步,不得不如此。像卫宸这般不管不顾,调头便走了,从古至今未闻未见。

   即便是时下一些话本子里。

   写到这里,也该是将军抱拳,谢过诸将。然后欣然接过帅印,表示自己会竭尽全力带领大家奔向光明的未来。

   没有哪个话本子里会这样写……

   面对数千跪地将士,那人悍然不顾,打马而去。

   若是这样写了,怕是要被吐沫星子喷死。人人渴望的,他唾手可得,却还矫情的不要。真是,真是……羡慕嫉妒恨死了。

   诸人傻在原地。

   有人看向卫宸,有人看向卫宸指出的夏琰的离去的方向。

   心中犹豫不决……

   秀色可餐诱人

   见卫宸真的没有回头,越行越远。

   有人起身,然后恨恨的看向卫宸离去的方向,随后头也不回的转身去找夏琰。

   有人带头,起身的越来越多。“这是做什么?这么轻意的便放过他们?”蓬皓十分不甘。叶水生斜了他一眼,冷声问道。“不放又如何?留下又不是一条心,养一郡豺狼在身边不成?卫大人如果不是为了淮阳道,为了王爷的名声,何以至此啊。”叶水生的看的明白,卫宸如果不是考虑到将来不好善后,这些人哪有机会做这般举棋不定之举,一早就死在攻城战中了。他们四人不愿和朝廷的人马动手,卫宸是为了照顾他们的心思,这才出此下策。

   整场仗,死伤不过百十人……

   这说出去,简直是骇人听闻。

   一场轰轰烈烈的攻城战,而且敌众我寡。被卫宸轻描淡写的一安排,便这么结束了。

   朝廷的人马四下溃散,已经成不了气候了。

   “卫大人行事……真真让人意想不到。”叶水生赞道。

   “何止是意想不到,简直是料事如神,昨天他吩咐时,我还觉得简直是痴人说梦。一千守军,竟然还兵分三路……最后竟然真的‘不战而驱敌之兵’,水生,我是真的心服口服了。”叶水生点头,他也同样心服口服,初见时的轻视,如今想来,卫宸不和他们计较,实是大度。

   “走,也该动动真章了。把他们的粮草尽数毁了,不信他们不离开淮阳道。”

   最后一计,才是真正的釜底抽薪。

   钟老将军攻下营地,不过是迫得夏琰不得不按照他们计划的路线逃跑罢了。

   他们若是没了粮,看还能在淮阳道猖狂几天。

   叶水生点头,而后二人策马而去……

   钟老将军觉得自己被大材小用了,卫宸明明说要和他前后夹击的。可是夏琰连个影都没露啊。害得他在这里严阵以待几个时辰,被冷风吹了个透心凉。

   卫宸可是答应过他,要把姓王的交到他手中,由他亲手料理了。伤了他淮阳道的人,就该偿命。

   这时,有人来报,说是卫大人有命,让钟大人火速赶往扶风镇。

   钟老将军是那种别人招之则来,挥之则走的人吗?

   不是。

   所以,他才不会听卫宸的调命……

   可是,可是,家里的女儿可是望眼欲穿,她相中谁不好啊,偏偏相中卫宸的小厮,想到女儿,钟老将军真想哭。

   “……孽障啊。启程,去扶风镇。”

   最终,钟老将军领着黑甲卫像阵风似的刮远了。

   被留下的俘虏们:“……”谁来给他们解开绳子啊。

   然后被绑成粽子的俘虏们又眼睁睁的看着又一队黑甲卫刮了进来。人家看都不看他们,一把火烧了粮草,然后像刚才钟老将军那般,一阵风也刮远了。

   风萧萧,心凉凉。

   没了将军,没了粮草,他们还身处淮阳道腹地。

   还能活着逃出淮阳道吗?

   不知是谁哽咽出声,然后一个,两个,最后哭声竟然连成了片。都是爹娘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如果是死在战场上,保家为国,和敌人拼杀,流尽最后一滴血,他们便是死,也虽死犹荣,可是这叫什么事啊?

   说是来平判,叛军在哪儿?

   一路走来,除了欺负欺负百姓,哪有一个判军的影儿。

   若说钟老将军是判军。

   人家虽然绑了他们,可没动他们一根汗毛啊。如果真是判军,他们还有命在?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说淮阳道判乱的?

   真的……判乱了吗?

   扶风镇,苏宅。

   苏凡毅接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品茶。卫宸来了,虽然淮阳道之首没机会当了。不过想想自己过去几个月,这淮阳道道守当的也挺窝囊的。好处没享受到,倒没少往里添银子。

   银子他不缺,添便添了。可是添了银子,却换不来一个好字。

   四位将军更是伸手便管他要银子。

   要的天经地义。可是需要他们出力的时候,一个个冷着脸,说什么没有王爷亲笔调令,绝不动兵。哪怕他手握淮阳王印鉴也不行。

   和那四人斗,简直要把苏凡毅的脑子都掏空了。如今换卫宸和他们去斗吧,卫宸虽然有本事说报钟老将军。可余下三人,也不是好相与的主。

   那个蓬皓向来眼高于顶,对谁都没好脸,只和叶水生关系亲厚些。

   至于叶水生,虽然看着忠厚,可却是个倔强性子。他若不愿,便是天皇老子来了,也不会轻意点头,据闻当年王爷收服他时,也颇费了番心思。

   还有一个袁科。

   性子不好也不坏,他行事向来随大溜。

   余下三人点头,他也会点头,三人中任何一人摇头,他绝不会点头。

   想到卫宸头疼欲裂的去和四人明争暗斗,苏凡毅这心里啊,别提多舒坦了。‘敌人’和‘敌人’斗,他隔岸观火,真是奇哉妙哉。

   不管结果如何,以后凌王爷回来,他没功劳也有苦劳,他守了淮阳道几月安宁总做不得假。将来论功行赏,少不得他一份。至于卫宸和那四人……希望他们两败俱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