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豆奶视频

   悟生稀罕的抱着小兽,嘀嘀咕咕的与它说着什么,小兽不时的欢喜龇牙咧嘴,一双琉璃狗眼都眯成了一条缝。

   白染看的好笑。

   “姐姐,小兽没有名字,它想要个名字,你快给它取一个。”

   悟生笑眯眯的扯着白染的袖口。

   “名字啊?白毛团?”

   小兽龇牙咧嘴的作势挠了白染一爪子,明显对这个名字不满意。

   “我再想想啊!”

   小兽又收回爪子,一双狗眼亮晶晶的盯着白染。

   白染瞅了一眼小兽身上那雪白的无一丝杂色的纯毛,随口道了句。

   “那白雪团?”

   小兽“吱吱”叫了两声,羞涩的抬起一只毛茸茸的前爪捂在了自己的脸上。

   这一番人模狗样的神态动作,看的白染嘴角直抽抽。

   书房里的清纯美丽少女图片安静纯美

   什么时候一只狗都混的人模人样了?

   小悟生大笑着拍手叫好。

   “白雪团好,就叫白雪团了,你以后就是白雪团了。”

   小兽撒欢儿的挣脱出小悟生的怀抱,四处蹦开了,显然对于这个名字很满意。

   “小雪团,快带姐姐去找宝贝,找好多好多的宝贝,我要把家里都种满了宝贝药草,以后让姐姐天天给你炼豆豆吃。”

   小雪团这下更欢快了,猛摇着小尾巴,嗅嗅自己的小鼻子。

   这一动作看的白染眼睛一亮,难不成这小东西能闻得出来?

   不但能找路,还能找药草?

   一把揪起白团子,对着它耳边诱惑道。

   “雪团子带我去找药草,找来就给你炼丹吃,怎么样?”

   白雪团点点小脑袋瓜,“吱吱”两声。

   这下由白雪团带路,那蛇蝎草轻而易举的进了白染灵界中。

   不过蛇蝎草都是长在魔泽旁边,寻找时要极为小心,不过有白雪团带路倒是也没有遇到危险,都避开了魔泽之处。

   魔泽与沼泽一般,不过魔泽中魔气甚是浓郁,且一旦陷入,不借助有力的外力,极难出来。

   这次寻找蛇蝎草没有魔铃花那般一下子尽收囊中了,而是一处最多不超过三株,倒是越往里,蛇蝎草越容易找到,而且卖相也更加好,应该是魔气浓郁的原因吧?

   这么一想,顿时又往灵界中吸了不少的魔气进去,只是自己的丹田好似对这魔气有些蠢蠢欲动呢?

   难不成自己也能借助这些魔气来修炼?

   说干就干,白染让白雪团带路,找了一处魔泽较多,魔气极盛的地界,开始打坐修炼,让一精一兽为她护法。

   这里周围的魔兽虽然没有对她们发起过攻击,但是这种时刻,还是要有警惕意识的。

   果然魔气一进入经脉,汇入丹田便在白染的丹田内安了家。

   白染修炼起来便进入了忘我状态。

   一天、两天……

   白染丝毫无觉,此刻的她正在感受着丹田内那丝细微的变化,内视一看,不禁惊愕。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也许是在她突破到二阶仙者的时候,也许是在她吸入了这里的魔气后,又或者是这次修炼时,反正这一点变动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而此刻她看到的异样就是她的丹田内聚集了四种颜色的小光球浮在了她的丹田内悠悠的运转。

   白色的、绿色的、蓝色的、紫色的。

   白染略一思索便明白了。

   这白色的是她的混沌之气,绿色的是那木之精华的本源,蓝色的是水魄的能量,紫色的是雷劫时吸收的雷电能量没有用完,剩余的便储存在了她的丹田内。

   不知什么时候,小兽不见了。

   待三天后小兽窜回来时,已是浑身脏污,狼狈不堪。

   两只爪子里还抱着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黑色珠子丢在了白染的挎包里,“吱吱”的围着白染打转转,上蹿下跳的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小悟生将白染喊醒。

   “姐姐,白雪团要我们快逃。”

   白染怔懵。

   逃?

   为什么要逃?

   “出什么事了?”

   “白雪团将人家的宝贝给偷来了,人家已经追来了。”

   白染眼睛一亮,自动过滤了小悟生口中的话,脑中只余下了‘宝贝’二字。

   宝贝?

   “宝贝在哪儿呢?”

   “白雪团把宝贝丢到包包里了。”

   白染那锃亮锃亮的目光顺着小悟生指着的手指游移到了自己腰侧斜挎着的刺绣包包上。

   在包里?

   打开包包一看,果然——

   包里明晃晃的多了一颗黑色的珠子。

   嘿,长本事了?

   知道往家里倒腾宝贝了?

   不错,不错,有长进。

   不过这是个神马东西?

   她根本不认识啊!

   “白雪团说这是宝贝,它拿了人家的宝贝,人家马上要追来了。”

   额——

   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

   这脑子咋就这么健忘咩?

   话说,一听到宝贝,自己这脑子里怎么就装不下别的东西了,这毛病可要不滴,得改。

   “咱们还不能离开,还得去冥地找活死人草,还要找冬夏秋葵,咱们先进灵界躲躲。”

   话落,三只一起闪进了灵界。

   果然——

   界碑处的悬浮透视镜中,在她们离开后一刻钟的时间都没有,人家就追来了。

   话说,这又是个神马东西,咋就看着这么让人活受不鸟,实在是忒尼玛恶心人了。

   那模样简直是一个以万倍成速递增的放大版癞蛤蟆,身上还幽幽的冒着绿气。

   呼——

   忒他娘的倒胃口了。

   要是跟这玩意对上,她觉得自己得不战而败,简直是无从下手啊,瞄一眼都特么的眼疼。

   你妈得是多丑才能生出你这么个惨不忍睹的大家伙来?

   你说生出来了就生出来了吧,这么不顾及群众的感受,晃荡着跑出来吓人就过分了啊,诶诶诶,这是要往哪儿走的节奏?

   不对!

   坏了——

   齐演皓兄妹跟安珏灵他们还在外面呢,这家伙会不会窜到他们那里?

   这可怎么办呢?

   出去?

   尼玛恶心的受不鸟。

   不出去?

   齐演皓兄妹跟安珏灵那一伙人估计得遭殃。

   还是得出去,将这家伙往反方向引开。

   白染闪出灵界的一刹那,那家伙笨重的身体灵活的一转,直奔白染而来,速度尼玛简直不要太快。

   白染瞬间飘走。

   她绝对不要碰这怪物,榴弹一颗接一颗的往怪物身上丢。

   尼玛这皮可真是够厚的,怪不得光天化日之下敢这么直接跑出来吓人。

   榴弹愣是伤不了它分毫。

   我跑,我继续跑——

   回头一招逆天谴对着大家伙轰了过去。

   嘿,管用,再来。

   手上的下一招还未甩出,那大家伙怒急的猛扑而来,身上的绿气更是浓郁的臭不可闻,也不知道这大家伙是吃什么长大的,怎么那么臭?

   白染一闪,身上灵力运到了极致,全力一招控在了那大家伙身上,猛然爆开。

   “轰——”

   伤倒是伤的了,但是这家伙的愈合速度却是太快了,刚才的第一招下去,这会儿已经恢复了。

   这一招下去,也撑不了几息时间。

   白染顿时利用这几息闪逃。

   越往深处魔气越重,白染眸中闪过好奇。

   这样一路过去,不知道走到尽头会是个什么样子,更不知道会有些什么。

   她得快点速战速决,将这大家伙给解决了。

   她的终极必杀王牌——水魄。

   只有不给它愈合的时间,才是最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