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下app官网下载

白樘传令将宋姨娘带上来,堂下蒋武的脸色便有些不好。

顷刻宋姨娘到堂,一眼瞥见蒋武,便频频地转眼打量,纵然跪了地上,也不忘悄然相看。

蒋武却从头到尾都只低着头,看也不曾看宋姨娘一眼。

白樘见是这般情态,心如明镜,却并不说破,只道:“宋氏,你可认得此人?”

宋姨娘因被羁押在牢房之中,此刻身着囚服,也不似先前一样妖娆打扮,蓬头素面,看着十分可怜,因道:“妾身自是认得,他原本是统领府内的门上小厮,叫做蒋武。”

白樘点头道:“你跟他可熟络?”

宋姨娘微微一震,继而摇头:“不……妾跟他并不熟络。”

白樘道:“可他却说跟你是极熟的。”

宋姨娘诧异抬头,又迟疑地看了蒋武一眼,才期期艾艾说道:“这个、这个……或许是偶尔我叫丫头去拜托他们在门上买些吃用之物……”

蒋武听到这里,便大大地咳嗽了声。

宋姨娘猛地停口,仿佛知道答的不妥,便有些心虚之态。

白樘冷看蒋武,道:“本官不曾问你话,你倒是敢当着本官跟前儿弄鬼,真当这刑部大堂是好玩之地?”说罢,淡淡道:“拉下去,重打十板。”

慵懒wendy的思恋时光

两边公差即刻出列,鹞鹰擒鼠儿般将人拖了下去,就在门口上掀翻在地,噼里啪啦,又狠打起来。

这刑部的棍棒自是别有一番滋味,蒋武虽想强撑,却仍忍不住哀哼数声。

此刻,宋姨娘便眼珠乱转,似想回头看他,已情不自禁流露出了几分关切之色。

白樘叫对蒋武用刑,一为惩戒,二来,却也是敲山震虎,如今见宋姨娘是这样,心中所想越发笃定了。

白樘不理外头蒋武,便对宋姨娘道:“继续说来,——你叫丫头去门上买物件儿,便跟他相识了?”

宋姨娘因方才不慎漏了口风,又见蒋武被痛打,于是不敢再说。

白樘察言观色,便不再追问,只又道:“是了,本官还要同你说一件事,方才蒋经蒋武两人都招认了,原来那蒋义并非远走高飞,而是被统领杀死了。”

宋姨娘闻听,愣了一愣,却也并无格外震惊或者伤怀之意,白樘道:“怎么,你不觉着意外?莫非你早就知道了此事?”

宋姨娘耳畔听着那棍棒打在肉上的声音,心惊肉跳之余,便有些神不守舍,听白樘这般问,才勉强打起精神来,道:“妾、妾……”

白樘不等她说,便又问:“是不是有人告知于你?是谁同你说的?”

宋姨娘张了张嘴,眼底透出几分慌张,犹豫了会儿,终于道:“是……是统领那次……喝醉了酒自行同我说的。”

白樘道:“说清楚些,是在哪一次。”

宋姨娘竟说不上来,只道:“妾……委实记不太清了。”

堂上寂静,外头打板子的声响跟蒋武的痛呼此起彼伏,宋姨娘的脸也越来越白。

白樘将手上的卷宗翻了两页,淡淡问道:“既然如此,先前本官问起你可知蒋义下落,你为何说不知?”

宋姨娘停了停,才道:“原本、是妾身太害怕了……不敢说。”

白樘道:“你曾供称,你跟蒋义原本毫无瓜葛,蒋统领正因知道此点才不曾为难你。那本官且问你,统领若相信你,自然不至于再杀了蒋义,他既然杀了蒋义,自然是因无法忍受你们苟且之事,他肯下这般狠手,难道还会轻信你的片面之词?”

宋姨娘张口结舌,答不上来。

白樘冷哼道:“你这恶毒妇人,你之供词分明前后自相矛盾,如今还要继续在本官面前胡言乱语么?蒋府众人多供称,你跟小厮不清不楚,只怕你跟蒋义之事是真,你不过用狐媚之术哄的统领饶你性命,实则你处心积虑想为蒋义报仇,故而才伺机杀害了统领,是也不是!”

宋姨娘叫道:“大人,妾跟蒋义的确并无任何苟且之事,何况统领甚是宠爱妾,妾又怎会恩将仇报?”

此刻,公差便把打过板子的蒋武拉了上来,蒋武满面冷汗,跪在地上。

宋姨娘见状,不由又回头觑了过去。

白樘便看蒋武:“你可知罪了?”

蒋武称是,白樘慢声道:“甚好,如今宋氏坚称她跟蒋义并无苟且,你且把方才对本官供称等话说来。”

蒋武张了张口,却说不出来,白樘把书吏递过来的供词轻轻一扬,道:“本官提醒你,你方才所说都记录在案,若还敢在本官面前弄鬼,便是藐视公堂。”

蒋武叹了口气,垂头道:“小人、小人并不敢……委实是……宋姨娘跟蒋义有些不清不楚,此事跟小人无关。”

宋姨娘闻听,便转过头来,睁大双眼看着蒋武。

蒋武飞快地瞥她一眼,重又低下头去。

却听白樘又道:“先前本官问你,为何蒋经并不能确认,你却一口咬定蒋义跟宋氏两人之间有奸/情,你尚未回答。”

蒋武眨了眨眼,额上的汗滴纷纷坠地,终于说:“这个、这个自是蒋义临死之前自行供认了的……当时蒋经因害怕走开了,是以没听见,小人、不敢隐瞒。”

宋姨娘听了这句,眼中越发透出骇然不信之色。

白樘道:“宋氏,你可也听清楚了?”

宋姨娘只顾死死地盯着蒋武,竟不回答,白樘喝道:“宋氏,你口口声声说跟蒋义并无苟且,如今蒋府上下都众口一词指认,又有蒋武的证供,你又有何话说!”

宋姨娘却一言不发,只是瞪着蒋武,白樘道:“宋氏,你如何跟蒋义苟且,又是如何心怀怨恨谋害蒋统领的,事到如今,若还不从实招来,休怪本官大刑伺候!”

宋姨娘软软地跌坐地上,双眼却依旧看着蒋武,蒋武却仍一眼也不看她。

白樘见她仍不言语,因道:“冥顽不灵,来人。”

正要刑罚伺候,忽然宋姨娘爬起身来,冲向蒋武,口中叫道:“你这狗养的贼杀胚,敢做不敢当的缩头活王八!你当初跟我说的是什么,现在又是鬼附了身不成?你再敢说一句,我到底是跟谁不清不楚?当初老爷一刀宰了的如何不是你!”

蒋武冷不防,被她在脸上打了一掌,正中先前抢破了的伤处,蒋武吃痛大怒,便伸手将她用力推开,横眉怒目道:“你这贱/人自做了丑事,如今倒要污蔑好人不成?”

宋姨娘如何经得起他这般大力,顿时往后跌去,顿时气噎住喉。

蒋武便对白樘道:“大人,这贱/人深受我家主人宠爱,她却天生水性杨花,跟蒋义作出那等丑事,亏得主人留她一条性命……不想她蛇蝎心肠,如此歹毒竟害了主人,如今更胡言乱语要乱攀扯别人,求大人明察!”

宋姨娘直愣愣地瞪着他,听了这一番话,越发眼前发黑,几乎晕了过去。

此刻公差上前将她扶起来,宋姨娘手按着胸口,气喘吁吁地望着蒋武,如白日见鬼。

蒋武却气愤愤地,理也不理她,宋姨娘盯了蒋武半晌,终于缓过一口气来,忽地仰头,竟大笑起来:“好、好……”一时状若疯癫。

堂上的主簿,书吏,以及周少隐等公差们都有些惊呆,只白樘依旧面沉似水,待宋姨娘笑罢,便问道:“宋氏,你方才说……蒋武当初跟你说的什么?你又为何说蒋统领当初应该杀的是他?”

两个搀扶宋姨娘的公差放手,宋姨娘脚下一个趔趄,竟站不住,顺势扑倒在地上,口中喃喃胡乱说道:“他当初哄我的话……可是好听的很,哪里是今日这个样子?”说了一句,泪纷纷滴落。

白樘道:“‘他’是指的蒋武?蒋武又同你说了什么?”

蒋武才要喝骂宋姨娘,忽地对上白樘冷肃的目光,他咽了口唾沫,当下便一个字儿也不敢出。

宋姨娘不答,只过了会儿,才哭道:“我怎么竟这样傻,怎么竟听了你的话?”她喃喃说了两句,便转头看向蒋武,叫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

蒋武低着头,只当没看见的。

白樘道:“宋氏,你之意思,是不是说蒋武也跟此案有关?”

宋姨娘点了点头,还未回答,因望着蒋武不理不睬的模样,忽然掩面大哭。

白樘见她几近崩溃,这才微微皱眉,自觉仿佛问不成了,便叫人将宋姨娘先押回监牢。

蒋武见宋姨娘去了,便道:“大人,且不要信这贱妇的话,她不过是恨小人揭破她跟蒋义的奸/情,故而反咬一口罢了,请大人给小人做主。”

白樘扫着他,道:“是么?”

蒋武摸不清他到底是何意,白樘道:“你虽指认她跟蒋义之事,然而本官提到蒋义之死时候,宋氏浑然不动容,可是当她见到你被用刑之时,却流露关切之色,难道本官能看错不成?”

蒋武听了这几句,忙便狡辩道:“这多半是因她天生淫/贱,因知道蒋义死了,故而忘在脑后,却盯着小人,怎奈小人不是那种背弃主人的无耻之徒。”

白樘点了点头,微微叹道:“本官第一眼看见宋氏之时,就觉着此女不安于室,早就疑心她了,既然如此,当初你不曾离开蒋府之时,她是否也曾对你……”

蒋武听他声气儿缓和,又听言语里透着瞧不起宋氏的意思,便也顺着说道:“实在瞒不过大人,此女果然曾经意图勾搭小人,今日只怕也是因小人不中她的计策,又加小人揭破她的丑事,才恨极了小人的。”

白樘笑了两声,道:“本官见你生得也算是一表人才,被此女看上,也是意料之中的事,这样说来,你宅子里的几样珠宝首饰,只怕也是她私下馈赠的?”

此刻周少隐上前,就把先前从蒋武宅子里搜出的两件珠花、镯子呈上。

蒋武脸色一变,喉头动了几动,才讪讪道:“大人连这个都知道了……小人原本不想要,只怕得罪了她罢了,因统领很听她的话,但小人只是虚与委蛇的,故而后来才借机离开了府中,实在是不想跟她有所牵连。”

白樘微微一笑,道:“呵呵,原本本官还怀疑你怎会置买的起那样的宅子,这样说来……不会也是宋氏暗中相助?”

蒋武略迟疑,才道;“小人因典卖了两样首饰……再加小人昔日的积蓄……”

白樘道:“宋氏颇有几分姿色,你只贪财,并不图色,倒是个知道分寸的。”

白樘说了这句,回头看主簿:“方才蒋武的话都记清楚了?珠宝是宋氏所赠,宅子也有宋氏之力。”

主簿飞快落笔,将供词举起来,吹了吹墨道:“回大人,都写明白了。”

蒋武原本还以为白樘是好话,心头一宽,听白樘问主簿的那一句,却隐约觉着有些不妥。

却听白樘又道:“只不过,照你说来,这宋氏对你倒是一往情深的很,连这样珍贵的珠宝都给了你……可是你方才明明说宋氏是因为蒋义之死,怀恨在心,才杀了统领报仇,如今却又说她把蒋义忘在脑后,贪恋上你……”

蒋武陡然色变,张了张嘴,却哑口无言,抬头看着白樘,望着对方冷静澈然的双眸,心中才有种不祥之感:不知不觉中,仿佛……中了言语圈套了。

只因蒋武恶人胆大,又仗着有几分自得的小聪明,见白樘看出宋氏对他的关切之情,他便信口又编出个理由,不料白樘一步一步引着他说到此,却跟他先前供称的也“自相矛盾”了。

真真儿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白樘道:“蒋武,你对此又有何解释?”

任凭蒋武口灿莲花,面对此人此情,竟也忍不住心头发寒,勉强道:“其实、其实不过是小人的猜测……”

白樘冷笑道:“照本官看来,你不是猜测,你只是自以为是,在本官面前想要耍弄心机罢了。你虽说宋氏跟蒋义苟且,然而据本官查证,蒋义并无宋氏任何一样物件儿,并不必提这许多珍贵物件儿了,比起所谓的蒋义,你倒是更似奸/夫多些。”

蒋武又咽了口唾沫,白樘道:“方才宋氏又说……当初蒋统领杀的那个该是你,且又说你哄她等话,莫非,蒋义不过只是个屈死鬼而已?”

蒋武呆若木鸡,只忙摇头:“不是的,大人,小人跟她并无任何瓜葛。”

白樘只冷笑看他:“不必着急,待会儿本官再审了宋氏,自然便水落石出了……她既然对你如此多情,自不会为了蒋义谋害统领,若说为了你,倒是可能的。”

蒋武见他越发说出了底细,待要辩解,又无从说起,又因方才自己逞一时之快,说出那许多,让白樘捉了破绽把柄,只怕再多说反而多错,又落入此人的陷阱之中。

正在此刻,门口有个狱卒来到,因进门禀告道:“大人,那宋氏在牢中大吵大嚷,说是要见大人,要招供呢。”

当即又传宋氏到堂,宋氏跪地,便果然招认了一切。

原来宋氏三年前被蒋统领买入府中,自此深得蒋统领宠爱,蒋统领甚至因此见弃冷落了大房。

宋氏本无心旁人,不料半年前,因花园赏花之时崴了一脚,这蒋武在旁,便扶了一扶,宋氏见他人物生得出色,自然有些留心。

从此之后,蒋武时常便在眼前出现,宋氏原本无意,怎奈蒋武时常偷偷送些东西给她,或者小帕子,或者小吃食等物,百般示好体贴,无所不用其极。

这宋氏起初虽并不当回事,却经不住天长日久的磋磨,又见蒋武年轻体壮,相貌堂堂,自比有些年纪的蒋统领更好些,于是便也慢慢地动了心……

一日两人便避着众人成了好事,自此蒋武甜言蜜语,各种体贴出力,又温柔小意儿,竟把个宋姨娘哄得死心塌地。

又因有一次偷/情被人察觉,更传到了蒋统领耳中,两人慌了,便想出一条计策,只让宋氏主动向着蒋统领承认,说是被蒋义调戏而已,并非她甘愿的,竟把所有都推在蒋义身上。

蒋统领因贪恋她,便也信了,加上蒋义平日的确有些行为不检,蒋统领暴戾性情,竟暗中料理了蒋义。

宋氏听蒋武说蒋义被杀,心中不免惊怕,自此之后,蒋武却时常跟她说起蒋统领厉害,两人若一直这样偷偷摸摸,只怕有朝一日也性命不保,因作势要了断。

宋氏因不舍得蒋武,又害怕蒋统领,自是犹豫不定,蒋武便又不时唆使她说若害了蒋统领,以蒋夫人为人,自然容不得她,必会把她卖了,到时候蒋武便自会使法子偷买了她……两个人自然就长长久久地双宿双栖了。

宋氏起初不敢,何况杀人哪里是哪样好糊弄过去的,不料蒋武却说出用针刺脑中这歹恶的法子来,且对宋氏说:此法就算是当朝第一的验官也无法查出来的。

加上宋氏又热恋着蒋武,竟鬼迷心窍,果然听了他的话,这一日,因把蒋统领灌醉了后,蒋统领忽然有些犯心绞,便躺着要睡,宋氏趁机便咬牙动了手!

宋姨娘把案情的前后经过各情一一禀明,末了说道:“此事是犯妇鬼迷心窍,无可狡辩。然而若不是蒋武从旁教唆,也不会真有胆子犯下这样的罪行,事到如今,犯妇不求别的,只求大人……万不可放过蒋武。”

蒋武在旁叫道:“你这贱/人不可胡说!”

宋姨娘回头,直勾勾地望着他道:“是不是胡说,有天地良心,当初你送我的那些小物件,我都收在房中的暗格之中,负责递送的小丫头蕊儿虽赎了身,以大人之能,未必不能找回来……事到如今,我唯一不懂的是——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你要这样想方设法地害我?”

蒋武本来咬牙切齿,听了最后,眼中却掠过一丝异色,最后索性冲着宋姨娘狠狠一笑。

蒋府的血案至此可算是真相大白,后来刑部尚书潘正清在看各方供词以及结案陈词之后,便问白樘道:“你为何竟察觉真正的奸/夫不是蒋义,而是这蒋武?”

白樘道:“下官所想,有数处疑点,按照众人所说,这宋氏深得宠爱,若害死了蒋统领,阿义且也早就逃走,她无依无靠,何以安身?而宋氏为人,并不似是个烈性到会为人报仇的,是以下官觉着她之所以如此,必然背后有依仗。”

潘正清颔首称是,白樘又道:“其次这蒋武带来之后,迫不及待地指认宋氏,已透出别有用心之意。”

且当时白樘问了蒋武四个问题:蒋经所说是否是实,他是否购置宅子,以及宋氏是否跟蒋义有私,他购置宅子的银子自何而来。

蒋武回答前两个问题之时,目光平静,神色淡然,回答后面两个之时,却目光躲闪,亦隐隐透出几分不安之意,白樘是积年的审讯行家,如何会连这些都看不出?

这四个问题两正两反,前两个既然毫无疑问是肯定的,那后面两个,自然是假。

潘正清叹道:“不亏我特叫你去料理此事,也算是天助我也……才叫清辉察觉那太阳穴中的端倪,不然的话……现在却不知是个什么情形了。”

白樘却有些若有所思之意,也不答话。

潘正清跟他同事多年,便问道:“怎么?”

白樘道:“下官因想到,这宋氏说此法是蒋武所教,后来蒋武也自供认了……然而下官问蒋武自何处知道此法,他却只说是自个儿想出来的。”

潘正清不解,道:“这人心性如此歹恶,自然是有的。”

白樘忽又想起宋氏问蒋武为何害她,当时蒋武的表情……总觉着……

潘正清因见此案顺利解决,心头大快,便笑道:“你自是一贯的得力,我便不说了,这回我要夸赞的是清辉,你养了一个好儿子,只怕以后要雏凤清于老凤声了。”

白樘只一笑,敛了思绪道:“尚书大人谬赞了。他小小地人儿怎当得起,不过是误打误撞乱猜到的罢了。”

潘正清去后,白樘自看着面前结案的卷宗,宋姨娘亲自杀人是真,蒋武教唆合谋是真……此案前前后后皆都通透,可不知如何,白樘心中竟隐隐地仍有一丝阴翳浮动,挥之不去。

正在出神,外头周少隐忽然来到,见室内空空,便问说:“大人可见过小少爷了?”

白樘一惊,起身道:“什么?”

周少隐道:“先前府上清辉少爷来了刑部,因尚书在同大人说话,小少爷甚是懂礼,便说待会儿再来,这会儿还没到么?”

白樘忙迈步出来,却见偌大庭院,廊下等各处都不见人影,周少隐忙道:“大人不必着急,我立刻去找!横竖都在部里……小少爷不会乱走的。”宽慰了两句,便忙去了。

白樘自也坐不住,便沿着廊下一路寻来,如此一刻钟左右,却走到一处清幽所在。

白樘醒神,不由心道:“我如何来到此地了?”原来这一处地方,是刑部上下众人唯恐避之不及之处,正是验官的行验所。

——但凡是凶杀大案等的尸首类,都会停放此处,待结案之后才行安置。

此地纵然是七月天里,都会叫人觉着汗毛倒竖,刑部众人其实也都是见多识广颇为胆大的了,但对此处却是不约而同的忌讳,若非必要,从不登门,纵然经过,也要绕行。

白樘仰头看了一眼,正欲走开,却忽地听到一墙之隔,有些动静。

依稀是白清辉的声音,道:“死人又怎么样?我不曾害他,他也不会害我,自不必怕。”

白樘拧眉,忽听另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笑了两声,道:“小孩儿,你倒果然有些与众不同,果然不亏是白老四的儿子……唉,只是可惜……”如此两句,有些没头没脑。

白樘不及细想,忙迈步入内,却见行验所的屋角廊下,站着两人,其一小小地身形,正是白清辉,他对面却是个身着灰袍,白髯苍鬓,有些清瘦的老者,正是有着本朝第一之称的验官严大淼。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小天使们~(╯3╰)

眼看这文成了深夜档,作者君很想把他提档啊

不过夜晚好像很有看这种片的感觉,有没有感受到一丝丝清凉~

PS先前被吞掉的一条精彩评论现在还没吐出来,站短客服都还没有回复,如果大家发现自己的留言不见了,一定是给晋江吞了,连个加精的机会都没留给我/(ㄒoㄒ)/~~